我们时常挂在嘴边最珍贵的,便是“情”。可随着社会的日益进步,人们的自我意识增强了。于是,这一切的亲情,友情,爱情也渐渐的行走在消逝中。人们习惯性的用美好的文字去诠释生活的完美,用诗意的语言去讴歌生活的美好,可是,真正的完美生活存在吗?这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因消逝而变得不完美。什么“两肋插刀”,什么“孝子慈孙”,什么“海誓山盟”,如今的社会里,这样的典例只会被罗列在新闻报刊上。有那么一句话:“不是世界欺骗了你,是你看错了世界。”恐怕在现在应该把这句话改成:“不是你看错了世界,而是世界欺骗了你。”可是,人终究是要生存的,社会也终究会这样发展,我们也无力去改变些什么,所以只好让这些事风化,行走在消逝中。

,更多精彩资讯尽在{?域名};" />

[我的房间作文400字] 我的房间作文

《非常爸爸》读后感作文400字_《非常老师》读后感

珠海高栏岛:[霸道的小表妹作文500字]重生霸道嫡女在线阅读

2019年12月02日 14:04

只是,慢慢发现这一种自然的“小隐”生活对于如今的我们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社会的发展如此地超乎想象,于是,带着一丝小心翼翼,我开始追寻那一种“大隐隐于市”的自然心境。

凌峰躺在一团氤氲的紫气中,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盘旋交错的飞剑爆起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巨大的冲击力掀起阵阵气浪,扬起满天的尘沙,如果不是有这保护罩在防护自己,估计自己早就没命了。  
 
 
凌峰一直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他信奉的是物质第一,科学至上。什么神仙、什么魔法,那些都是迷信,都是不存在的东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凌峰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中国人。81年生,今年22岁,平凡的人生没有一丝亮点,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和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一样,过着已经被规定好的人生:小学、初中、高中,直到考上一家三流的大学——沈阳市的一所工业学院。没有显赫的家势、没有大把的金钱、没有过人的头脑、没有英俊的外表、没有伶俐的口才……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常人。什么都没有的他荒废了大学四年的时间,既没有交到漂亮的女朋友,也没有学到什么谋生的技能,平日里完全靠看小说来打发日子。  
 
 
学校里可以看的小说不多,但是可以上网,凌峰疯狂的下载小说来看,武侠、言情、军事、玄幻……凌峰最近迷上了玄幻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多数都是现代人,因为意外事件到了奇异的空间……他看的如痴如醉,主角总是习得绝世武功和魔法,然后左拥右抱美人不断,最后成就一番大事业,这些都让他这个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的平凡人得到一些虚幻的满足,他总是将自己代入其中,变成主角,仿佛一举手、一抬足都能惊天动地……  
 
 
不过,他渐渐的有些烦了。不知道作者究竟是怎么想的,一个个的主角面对美女,甚至是普通的女人都丝毫没有办法,偏偏那些女人又是刁蛮任性毫不讲理,泼辣狠毒猛下死手,常常害的主角筋断骨折惨不忍睹,凌峰越看越生气,怎么还能有这种不中用的贱货?那女人犯贱要么不理她,要么狠狠的教训她,留什么手啊?女人辜负了美貌可以骂她贱,男人要是没有骨气也就只能配上一个“贱”字了。你看看,最后吃亏的总是男性的主角,吐血是免不了的,可是那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最后吃了无数苦头的主角常常用一句话来总结:看到那美女#¥%—*(省略若干字)的娇媚容颜,听到那美女#¥%—%¥(省略若干字)的悦耳声音,一股怨气不禁烟消云散……  
 
 
“哇呀呀呀!我操!”凌峰再也忍受不了,不禁大喝一声拍案而起!顿时满屋子的人作受惊状看着这个疯子……凌峰发现自己原来在学校的网络教室里,周围都是上网的人,自己太投入以至于忘了地点。于是满脸通红的坐下,放低头假作什么都没发生。他自己绝对不是一个招摇的人。  
 
 
那些主角实在是太犯贱了,凌峰想。见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就不知道怎么办好,就算是刀子扎到身上也不知道后悔,心里还在想“XX发现自己心里竟然一点怨恨的感觉也没有……”,真她妈的……凌峰低声骂着,要是自己应该怎么办?“嗯,先给那些女人几个耳光,要打的她找不到北,最好在脸上狠扁几拳,要打的她妈妈都不认得她,然后补上几脚,再狠狠的吐一口唾沫在她脸上,最后骂一句:‘贱人!!’然后掉头离开……啊!好爽!如果自己是主角的话肯定这样!那才算是男人!”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呸”的骂了一声。  
 
 
凌峰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倒不是他要求有多高,其实只要是稍微漂亮一点的、温柔一点的他都很喜欢,可惜自身的条件实在是有够差劲,没钱、没权又没有什么特长,长相……又实在有够普通,怎么吸引女孩子?何况他所在的是一所理工类院校,别的系还好,凌峰所在的刚好是女孩子最少的机械系,不说好看的女孩子凤毛麟角,就连丑女他都找不到单身的……男女比例已经到了20:1,常常一个班级三、四十人只有一两个女孩子,所以他到大四还是光棍一个……每当想到这里,他总是后悔高中没有把握住机会,就那么放弃了许多漂亮的女同学……  
 
 
天色渐渐晚了,离开网络教室的凌峰在路边小店里喝了好几瓶的啤酒,有些步履踉跄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天空中有些阴沉,隐隐有雷声传来,好像要下雨了。凌峰有些喝多了,听到雷声就想起了小说中的开场,因为意外而……他抬头看了看黑黑的天空,幻想着有雷电劈中自己然后就到了异度空间……咦?那是什么?天空中一道细细的亮晶晶紫色光芒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空,紧随其后的,是十数道白色光芒。  
 
 
那是什么?!虽然凌峰不相信非科学事情的存在,但是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他转头看四周,因为要下雨,路上几乎已经没有行人了,就算有也没人会抬头看着天,都是在低头匆忙赶路。凌峰再抬头看,那几道光已经落到学校的后山去了。凌峰脑袋一热,刚刚喝下肚子的酒精开始发作,根本就没想自己可能会遇到危险,抬脚就直奔后山跑去。  
 
 
※※※  
 
 
学校的后山是一片小丘陵,上面稀稀疏疏的有些树林,平时都是男女同学幽会调情的场所,现在则鬼影都没半个——谁会在快要下雨的天气里跑出来谈情说爱?  
 
 
凌峰探头探脑的摸了进来,天渐渐的黑了,有些看不清楚。刚才的那些亮光现在一道也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藏起来还是早就离开了。现在他的酒已经渐渐的醒了,心下暗暗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早早退回去,万一迷路就不好了——凌峰是一个标准的路痴。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一道紫色光芒闪烁了一下,引起了凌峰的注意。他望着那光出现的方向,迈出了什么也没想的一步——他还不知道,在这一步之后,他的人生被彻底的改变,不管是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已经踏出了离开人间的一步……  
 
 
※※※  
 
 
树林中一团紫焰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吸引着凌峰不断走近。他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悄悄的显现出一团萤火虫大小的紫焰,紫焰中间滴溜溜转着一颗小小的眼珠,轻飘飘的附在自己的后脑上,转眼间就消失了。  
 
 
那是一柄古拙的小剑,如同水一般的透明,淡淡的紫色火焰笼罩在上面,摇曳变幻,轻灵的感觉仿佛不是人类世界所能出现的物质,凌峰盯着这把小剑,全部的心神似乎都被它控制了。那剑如同有生命一样,极尽诱惑的呼唤着凌峰。  
 
 
凌峰已经走近了,就要伸出手来摸那小剑。  
 
 
“小心!!”  
 
 
一声大喝,如同晴天里的霹雳,就那么炸响在凌峰耳边,凌峰一个趔趄向后坐倒在地上,耳朵里嗡嗡作响,一时几乎以为自己聋了。一道银色光华疾掠过凌峰耳边射向那紫色火焰包裹的小剑,“嘭”的一声巨响,被银光击中的紫焰蓦地腾烧起来,紫光大盛,周遭的树木、杂草遇到这紫焰立时化为灰烬。凌峰只觉得后领被人拎起,转眼间就腾云驾雾的被丢到了一边。  
 
 
呆坐在地上的凌峰这时候才有机会仔细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抛他出去的是一个白衣人,年纪不大,从外表来看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面目俊朗,英气逼人。凌峰呆呆的看着这个人,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忽然他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人穿的是中国古代类型的服装,长长的袍子几乎快要拖到地上。一个银色的盘子漂浮在他的左边肩头,扁圆形状,上面镶嵌着半颗碗大的珍珠。此刻他正一只手背负到身后、另一只手比着奇怪的手势,神色紧张的盯着空地中间的那笼罩紫色火焰的小剑,刚才的那道银光正绕着火焰疾飞,银光在昏黑的夜色下分外鲜明。  
 
 
远处传来一声声的长啸,这白衣男子也纵声长啸回应,很快一道道白光就破开层层的树木飞了过来,每一道白光后面都跟着一个白衣人,有男有女,转眼间十几个人就围了过来。他们肩头也都有象先前那白衣人一样有东西在漂浮,不过形状各异,而且尺寸明显小于最开始的那个人。凌峰虽然是唯物主义者,但是小说还是常常看的,他记得在小说里,这样的人有一个统称:剑仙!他现在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自己平时受到的教育是错误的,也许二者兼而有之。现在他心里既希望这是一场梦,又渴望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委实矛盾的很。他平日里看小说时总是怨恨自己没有那样的机遇,现在事情临到自己头上,却又胆怯起来。  
 
 
“白师兄,就是它吗?好像有些不对啊?”问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女子,她肩上的漂浮物很像一大大的水滴,里面也有一颗硕大的珠子。凌峰很奇怪为什么年纪大的反而叫年纪小的作师兄,在他以前所看的小说中,越是年纪大的辈分应该越高才对。  
 
 
被称为白师兄的正是开始的那个年轻人,此刻他也皱着眉头,大惑不解的道:“我也不清楚,按理说这千年的成形紫焰应该厉害的很,刚才我们十几人也只不过才勉强击退它,现在……”一边说,一边对着面前的紫焰中的小剑摇头,显然也是不得其中要领,“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弱,我一个人的力量都能压制的住它,难道我们刚才重创它了?”  
 
 
一边一个年纪较小的男子笑道:“白师兄,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有十几个人啊,我们就算单个的力量不大,但联合起来任它千年的修行也是白搭!何况,这又不是精怪,懂得奸滑狡计”  
 
 
那白师兄也释然,只觉得事情便是如此。众人一时间谈笑风生,开始讨论起怎么处理这东西来了。一边的凌峰仿佛透明的一样,众人的眼光在他身上打个转便移开了,没有人多看他一眼,这不禁让凌峰有些恼火。不过,他仔细的考虑了一下,一般小说中的角色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如果对方是恶人肯定杀人灭口,如果对方是善人肯定消除记忆。眼前的这些人看起来好像不是坏人(只不过是表面拉,一个个长的端端正正的,还是满顺眼的),凌峰有些忐忑的想:估计自己应该会被消除记忆吧?老天保佑,他们可千万别是外表正义、内心邪恶的人啊……  
 
 
当然,凌峰也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最好他们根本就不理睬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过,最好的情况就是他们看上了自己,一起带走……  
 
 
没人注意边上的这个凌峰在想什么。那白师兄综合了一些人的意见后,总结道:“我看就这样好了,大家先一起用飞剑来压制它,然后朱师妹,”他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道,“用你的法宝‘金钹’把它罩起来,然后我们一起护送回须弥山,请师尊看一下,说不定师尊能用它炼出什么法宝呢。到时候师尊一高兴,我们肯定统统都有好处!”  
 
 
众人登时兴奋起来,“咻咻”的声音响个不停,每个人都发出了自己的飞剑。凌峰在一边都看呆了:有些人的飞剑是从嘴里飞出来,有些人的是从身上飞出来,还有些人的是凭空幻化出来的。他们肩头的漂浮物也放出各色光芒,护住身体。满天的光芒飞舞,凌峰看的眼花缭乱。  
 
 
就在所有人的飞剑都环绕在那紫色火焰周围之后,火焰迅速的黯淡下来。凌峰正看的有趣,猛然间头脑一晕,他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完全动不了了……  
 
 
※※※  
 
 
一道淡淡的紫色光芒出现在凌峰的额头上,凌峰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现在就象是一个木偶,身体完全不归自己来控制。凌峰现在就象是一个旁观者一样,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运动,却不能说话。他的双手抬起,相互交叠,连续摆出来几个奇怪的手势,嘴里喝一声:“咄!”  
 
 
场中正被压制的紫焰“轰”的一声爆开来,将四周的所有飞剑统统弹开,一时间人仰马翻,众人皆狼狈不堪,不过他们肩上漂浮物所放出的光芒已经护住了身体,倒是没有人受伤。其中一个白衣女子刚从地上爬起,立刻发现了凌峰的异状,不由尖叫道:“是他!紫焰的元神逃到那个人身上了!”  
 
 
爬起来的众人复又围上,不过这次连凌峰也一起带了进去。白师兄苦恼至极:本来这成形的紫焰不是他们这些入门不久的修真者所能对付得了的东西(他本人倒是修真了很久,但是只他一个人也是没用),但今天刚好是它渡劫的日子,它大部分的力量都用来抗衡天力,所以大家一起动手偷袭重伤了它。没想到追踪到了这个地球后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差错,简直让他无计可施。本来那紫焰元神所凭依的小剑,只是一个半精神体的存在,顶多能发挥出其一小半的实力,现在凭依到人类身上,至少也能发出大半的力量了。想来想去,看样子如果不把压箱底的法宝拿出来,今天是别想全身而退了。  
 
 
想到这里,白师兄忍痛取出自己困敌的最强法宝:紫气天罗!这法宝拳头大小,好像紫色的渔网揉成一团,上面云蒸雾霭,变幻莫测。他这法宝专门用来困住敌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可大可小,妙用无穷,但是却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每次使用完毕必须用三昧真火连续煅烧三个月,很是麻烦,所以他轻易不愿使用。  
 
 
白师兄一取出这法宝,围着凌峰和那紫焰的众人一齐向后跃开,紫焰似乎也感觉到危险的气味,光芒大盛,左冲右突,却被大家的飞剑所阻。白师兄将手中法宝抛出,右手一指:“收!”紫气天罗顿时化作一片紫色的云彩,似缓实疾的罩了过去。  
 
 
紫焰陡地加速,化作一道紫色光芒遁出老远,却没想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它一直以为自己的元神还在那紫焰中的小剑上面,早忘了其实已经附在凌峰的身上。紫焰和小剑是离开了紫气天罗的范围,但还依附在凌峰身上的元神却被罩住了,凌峰身体活动不便,脚下一滑躺倒到地上。  
 
 
紫气天罗一上身,凌峰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听从自己的指挥了,而且,他很清楚的感觉到一个东西被压到身体里面潜伏起来,他知道那就是刚才众人所说的紫焰元神。紫气天罗化作一团缥缈绮荡的紫色雾气,将自己包了起来,发现身体能动,凌峰登时慌张起来:“……喂……喂……是我,是……我是那个……我不是那个……”他生怕这些人把自己当成那个什么紫焰元神给消灭掉了,心里急着解释,嘴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外面的白师兄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但是那紫焰元神可还是在他身上,放掉它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把它封在这个普通人的身上,在目前看来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修真的人一般情况下能不杀生尽量不杀生,否则会影响他们修真的层次,当然自卫和除害不在此限制。眼前的凌峰明显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如果刚才紫焰元神控制他的身体的时候大家把他杀掉可是说是“除害”,那现在他清醒过来再对他下手就是“杀生”了。  
 
 
白师兄叹了口气,道:“这位小兄弟,别害怕,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不过你要等我们把这些东西都解决了再说”他又看了一眼周围师弟师妹们围堵那紫焰的激烈战斗,接着安慰凌峰道:“而且你在我这紫气天罗中最是安全不过,放心好了”  
 
 
凌峰听他说的和善,话也真诚,倒是放下心来,于是开始仔细的观看天上众人的战斗。  
 
 
凌峰躺在一团氤氲的紫气中,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盘旋交错的飞剑爆起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巨大的冲击力掀起阵阵气浪,扬起满天的尘沙,如果不是有这保护罩在防护自己,估计自己早就没命了珠海高栏岛草儿坐在铁路桥上,看着城市里穿梭的车流,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车厢里泛白的灯光从窗里泻了下来,在草儿的身后抹下了一瞬间的白。 草儿吸完第一支烟,把手朝天空用力的一挥,红色的烟头在夜空下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像流星。  
 草儿突然就想,是不是也可以许个愿?是与否还来不及决定,闪烁的红光已经卷入桥下哗哗的流水,于是,一切在来不及开始中结束,消失不见。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记得,那天,夜空也是这样深邃,也一样有着密密的星。恒就坐在草儿身旁,肩并着肩。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
“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草儿是知道一辈子很长的,可是草儿不知道有恒陪伴的日子会是这样短暂。 
二  
 2005年10月1日 七天的长假让文的咖啡馆变得吵杂而拥挤。 
 草儿坐在角落的钢琴旁,早已学会了习惯,习惯了所不会习惯的,也习惯了所不能习惯的。 淡淡的灯光下,草儿坐成一道寂寞的风景,指间划过的是一曲《一辈子的孤单》,她像刘若英一样轻轻的唱: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草儿轻轻的唱着,目光游移。一张张晃动着的熟悉或陌生的脸孔,在国庆的夜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少了孤单的身影。 文在吧台后忙碌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前系着件暗绿的围裙。岁月在他35岁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沉淀了一份独有的成熟。草儿喜欢看文系着围裙的样子,草儿奇怪文一米八的个子怎么也可以将围裙穿的这样好看。 文不爱说自己的过去,草儿只知道文两年前从加拿大回国,开了这家咖啡馆。回国前,文和朋友在温哥华开着一家画廊。文的油画画的很好,现在咖啡馆里挂着的都是他的作品,标着高价,喜欢的人很多,可是从没卖出过。 
 草儿曾问过文:为什么不打个折?打的话一定卖的很好。  
 文就笑了,我不想卖的。 
 那为什么要标着价?文总是让她奇怪。 
 文笑着刮下草儿的鼻子,等哪天我要是画出一幅无价的就不标了。  
 文是可以自负的,草儿想。 
 文的才气和俊朗的外表总是吸引着很多女人,咖啡馆里常来一些美丽的单身女子,草儿看着文对她们如出一辙的绅士般的温柔,草儿知道,其实文是遥遥不可及的。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 然后,草儿就看见了恒。 恒坐在吧台的角落,紧邻着草儿的位子,黑色的T恤后高大的背影在人群里陌生但却醒目。 
 文把一勺磨好的咖啡放进了咖啡壶,于是浑浊的空气里开始飘起了浓浓的咖啡香。  
 草儿,猜猜!文说。 
 草儿闭上眼睛,夸张地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一口气,南山!  
 文端出一杯早已调好的卡布基诺,笑着刮了下草儿的鼻子,那是草儿猜中后的奖品。  
 草儿,你的鼻子该用来辑毒。  
 不可以,除非咖啡也变成一种毒品。草儿喝着卡布基诺,笑的一脸得意。  
 草儿喜欢卡布基诺,一点点烈,一点点苦,拌着奶油有种温醇而浑厚的香,让草儿觉得塌实而安心。 
 文,你调的卡布基诺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我穿围裙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文笑。  
 是!草儿也笑,这是文在草儿心里的两个世界之最。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着草儿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草儿坐在恒的身旁,看见了恒手中的卡布基诺。  
 为世界上最好喝的卡布基诺干杯!恒笑着举起杯子。草儿抬头,看见了一张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干杯!恒的笑亲切温暖得不容拒绝。 
 你叫草儿?我是恒,第一次来,以后会有第N次。  
 草儿笑笑,因为咖啡? 
 是,还有你的歌,一辈子的孤单。  
 呵呵,你是今晚这里唯一孤单的人。  
 不,不止我。 恒抬头看着草儿,炯炯的目光一直穿到了草儿的心底。 
 草儿忽然就觉的有些冷,像是褪去一层厚厚的皮。  
 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一个人的一切让草儿早已经习惯,习惯到已经忘了怎么去感觉孤单。草儿不明白为什么恒可以这么轻易的让这样的习惯在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草儿沉默着燃起一支烟,寂寞的红光里,草儿莫名就生出一丝自怜。  
 文专心的磨着咖啡,仿佛在自家的厨房,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除了草儿。 在文的眼里,红光背后草儿那张清秀的脸从来就写着孤单,清晰得让文的心总是隐隐的疼。  
 草儿是不知道的,在草儿心里,文遥遥而不可及。  
三  
 长假渐渐的接近尾声,咖啡馆里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少了嘈杂多了些清静。  
 每天,当草儿唱着歌时抬头总能看见吧台前的恒,微笑着,一脸阳光。  
 恒的笑那样的真实,那样的近。草儿想。  
 吧台后的文总在忙碌着,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依然是一份草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诠释的表情。 
 恒开始陪着草儿走回家的路,陪着草儿爬上高高的铁路桥,看车流,数星星。 恒的陪伴让草儿觉得回家的路越来越短。 
 10月7日晚12:00,深邃的夜空有密密的星,恒和草儿坐在铁路桥上,肩并着肩。 
 恒说他来至五千公里以外的城市,只是因为旅游路过这里。 
 恒说草儿,明天一早我就得搭班机回去。  
 那时,草儿刚好抬头,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草儿的心突然就紧了一下。  
 美丽的背后为什么总是注定逝去?草儿想着,什么也没说,开始数天上的星星。 满天的星星,或近或远,或暗或明,在草儿眼里朦胧成一串晶莹的泪滴。 
 恒坐在草儿身旁,看见了草儿脸上的那串晶莹。  
“只有星星才是真正寂寞的,最近的两颗也至少隔着好几百万光年,它们永远不可能肩并着肩。所以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恒说着,身后有火车呼啸而过,草儿听不见车轮摩擦铁轨的轰隆声,草儿只听见恒说:“草儿,你不会一辈子孤单”  
 是开始或是结束?草儿不想,因为一切早已混淆不清。草儿只知道她的等待将随之而起。 
四  
 吧台后的文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没有了恒高大的身影。 
 草儿在恒的电话和短信里体验着爱,体验着思念,体验着等待,无论等待让日子变得多么漫长,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了。  
  
 2006年1月14日,草儿收到了恒的短信:
草儿,等我,我依然爱你。 
 在临近2月的时候,14变得特别的暧昧。草儿心里暖暖的想,下个月的今天,草儿不会再孤单了。 那时的草儿不曾去想:这样一份没有期限的等待,最终将被失望取代。  
  
 恒终于没有了任何消息。 草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电话那头没有了恒的声音,只是重复着一个温柔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草儿的心也一点一点的空了。  
 草儿不去想为什么,草儿只是想恒怎么可以突然就不见了...... 
  
 草儿在角落的钢琴旁轻轻的唱着,依然是那首《一辈子的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一辈子都那么孤单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  
 这样孤单一辈子...... 
  
 文在吧台后静静的看着,草儿在等待中的哀喜,让文的心里总是一阵阵的疼。  
  
 咖啡馆总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暗淡的灯,暧昧的音乐,流行着寂寞和空虚,上演着脆弱的爱情。邂逅,恋爱,分手,不同的演员,相同的剧情,一遍一遍,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文站在剧情之外默默地看着,对一种叫做幸福的结局陌生但却执着。 草儿,爱要是来了,好好把握。只是草儿,你准备好了吗?  
  
 草儿唱完了歌,盖上琴盖,起身向吧台走去。 文端出一杯卡布基诺放在草儿面前。  
 不一样哦,文。我还没猜呢。  
 草儿今晚也不一样。  
 草儿忽然又感觉有些冷。草儿奇怪那么遥遥不可及的文怎么就洞悉了她的心事?  
  
 文,你会爱上一个人吗?  
 会。  
 什么时候?  
 曾经。  
 那以后呢?  
 不知道。草儿,我们知道的只能是过去和现在。  
 你的曾经一定有过伤害。  
 爱总会有伤害的。 
 所以你不相信爱了?  
 不,草儿,恒抬起头看着草儿,我比谁都相信,我相信爱没有谎言,当他说爱时那一定是真的,就象他说不爱了那也是真的。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燃起一支烟,脑海里忽然浮出恒阳光般的笑脸,有泪就从草儿的眼里滚了下来。  
 当一种习惯代替了另一种习惯,新的习惯已开始隐匿。你可以毫无准备,但注定别无选择。  
 五  
 草儿弓着身子,抱着屈着的腿,绻缩得象个母体里的婴儿。  
 2月的夜晚充斥着“嗖嗖”的寒风,它肆意的穿过草儿单薄的衣裳,穿过草儿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一直穿向草儿心底的那道伤痕,于是隐隐的痛变成了刻骨的寒。  
 
 绕回了原地,草儿依然孤单着,一切似乎没变,而一切分明都变了。  
 草儿燃起最后一支烟,黑暗里,草儿看见了文的脸,文说:草儿记住,只有准备好受伤才能去爱。 草儿忽然明白了文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后的表情,那分明也写着孤单,和草儿一样的孤单。  
 那样的表情渐渐的清晰,草儿忽然觉得文似乎并不遥远。  
  
 草儿紧了紧衣襟,把烟头朝天空用力的一挥,在心里暗下了决定:有关恒的一切从此也灰飞烟灭了...... 
  
 草儿起身,开了手机拨下了文的号码。  
 草儿,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文焦急的声音。  
 象是一只受伤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草儿的心忽然一暖,有泪 就从眼里滚了下来...... 
 草儿?草儿??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在去店铺的路上,文,你等我。  
 恩,我等你...... 
 
 文站在店门口的路灯下,越来越近。一片落叶划过文宽厚的肩,草儿觉得这一幕象是发生在电影里。 〈完〉

<strong>【篇二:行走在茫茫书海中】

珠海高栏岛我热爱读书。读书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让我的春天更加绚丽多彩!

珠海高栏岛:[学打乒乓球作文600字] 学打乒乓球的基本动作

新年的第一颗种子, 
我将它撒在这里, 
来年, 我希望它成为我生命中的奇迹, 
将永恒不变的定律打破, 
变成天际永首的北极星, 
一闪即逝的流星, 
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尘封以久的光芒重现, 
生命的希望再次闪烁, 
却又无知地黯淡下去... 
珠海高栏岛凌峰躺在一团氤氲的紫气中,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盘旋交错的飞剑爆起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巨大的冲击力掀起阵阵气浪,扬起满天的尘沙,如果不是有这保护罩在防护自己,估计自己早就没命了。  
 
 
凌峰一直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他信奉的是物质第一,科学至上。什么神仙、什么魔法,那些都是迷信,都是不存在的东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凌峰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中国人。81年生,今年22岁,平凡的人生没有一丝亮点,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和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一样,过着已经被规定好的人生:小学、初中、高中,直到考上一家三流的大学——沈阳市的一所工业学院。没有显赫的家势、没有大把的金钱、没有过人的头脑、没有英俊的外表、没有伶俐的口才……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常人。什么都没有的他荒废了大学四年的时间,既没有交到漂亮的女朋友,也没有学到什么谋生的技能,平日里完全靠看小说来打发日子。  
 
 
学校里可以看的小说不多,但是可以上网,凌峰疯狂的下载小说来看,武侠、言情、军事、玄幻……凌峰最近迷上了玄幻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多数都是现代人,因为意外事件到了奇异的空间……他看的如痴如醉,主角总是习得绝世武功和魔法,然后左拥右抱美人不断,最后成就一番大事业,这些都让他这个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的平凡人得到一些虚幻的满足,他总是将自己代入其中,变成主角,仿佛一举手、一抬足都能惊天动地……  
 
 
不过,他渐渐的有些烦了。不知道作者究竟是怎么想的,一个个的主角面对美女,甚至是普通的女人都丝毫没有办法,偏偏那些女人又是刁蛮任性毫不讲理,泼辣狠毒猛下死手,常常害的主角筋断骨折惨不忍睹,凌峰越看越生气,怎么还能有这种不中用的贱货?那女人犯贱要么不理她,要么狠狠的教训她,留什么手啊?女人辜负了美貌可以骂她贱,男人要是没有骨气也就只能配上一个“贱”字了。你看看,最后吃亏的总是男性的主角,吐血是免不了的,可是那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最后吃了无数苦头的主角常常用一句话来总结:看到那美女#¥%—*(省略若干字)的娇媚容颜,听到那美女#¥%—%¥(省略若干字)的悦耳声音,一股怨气不禁烟消云散……  
 
 
“哇呀呀呀!我操!”凌峰再也忍受不了,不禁大喝一声拍案而起!顿时满屋子的人作受惊状看着这个疯子……凌峰发现自己原来在学校的网络教室里,周围都是上网的人,自己太投入以至于忘了地点。于是满脸通红的坐下,放低头假作什么都没发生。他自己绝对不是一个招摇的人。  
 
 
那些主角实在是太犯贱了,凌峰想。见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就不知道怎么办好,就算是刀子扎到身上也不知道后悔,心里还在想“XX发现自己心里竟然一点怨恨的感觉也没有……”,真她妈的……凌峰低声骂着,要是自己应该怎么办?“嗯,先给那些女人几个耳光,要打的她找不到北,最好在脸上狠扁几拳,要打的她妈妈都不认得她,然后补上几脚,再狠狠的吐一口唾沫在她脸上,最后骂一句:‘贱人!!’然后掉头离开……啊!好爽!如果自己是主角的话肯定这样!那才算是男人!”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呸”的骂了一声。  
 
 
凌峰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倒不是他要求有多高,其实只要是稍微漂亮一点的、温柔一点的他都很喜欢,可惜自身的条件实在是有够差劲,没钱、没权又没有什么特长,长相……又实在有够普通,怎么吸引女孩子?何况他所在的是一所理工类院校,别的系还好,凌峰所在的刚好是女孩子最少的机械系,不说好看的女孩子凤毛麟角,就连丑女他都找不到单身的……男女比例已经到了20:1,常常一个班级三、四十人只有一两个女孩子,所以他到大四还是光棍一个……每当想到这里,他总是后悔高中没有把握住机会,就那么放弃了许多漂亮的女同学……  
 
 
天色渐渐晚了,离开网络教室的凌峰在路边小店里喝了好几瓶的啤酒,有些步履踉跄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天空中有些阴沉,隐隐有雷声传来,好像要下雨了。凌峰有些喝多了,听到雷声就想起了小说中的开场,因为意外而……他抬头看了看黑黑的天空,幻想着有雷电劈中自己然后就到了异度空间……咦?那是什么?天空中一道细细的亮晶晶紫色光芒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空,紧随其后的,是十数道白色光芒。  
 
 
那是什么?!虽然凌峰不相信非科学事情的存在,但是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他转头看四周,因为要下雨,路上几乎已经没有行人了,就算有也没人会抬头看着天,都是在低头匆忙赶路。凌峰再抬头看,那几道光已经落到学校的后山去了。凌峰脑袋一热,刚刚喝下肚子的酒精开始发作,根本就没想自己可能会遇到危险,抬脚就直奔后山跑去。  
 
 
※※※  
 
 
学校的后山是一片小丘陵,上面稀稀疏疏的有些树林,平时都是男女同学幽会调情的场所,现在则鬼影都没半个——谁会在快要下雨的天气里跑出来谈情说爱?  
 
 
凌峰探头探脑的摸了进来,天渐渐的黑了,有些看不清楚。刚才的那些亮光现在一道也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藏起来还是早就离开了。现在他的酒已经渐渐的醒了,心下暗暗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早早退回去,万一迷路就不好了——凌峰是一个标准的路痴。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一道紫色光芒闪烁了一下,引起了凌峰的注意。他望着那光出现的方向,迈出了什么也没想的一步——他还不知道,在这一步之后,他的人生被彻底的改变,不管是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已经踏出了离开人间的一步……  
 
 
※※※  
 
 
树林中一团紫焰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吸引着凌峰不断走近。他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悄悄的显现出一团萤火虫大小的紫焰,紫焰中间滴溜溜转着一颗小小的眼珠,轻飘飘的附在自己的后脑上,转眼间就消失了。  
 
 
那是一柄古拙的小剑,如同水一般的透明,淡淡的紫色火焰笼罩在上面,摇曳变幻,轻灵的感觉仿佛不是人类世界所能出现的物质,凌峰盯着这把小剑,全部的心神似乎都被它控制了。那剑如同有生命一样,极尽诱惑的呼唤着凌峰。  
 
 
凌峰已经走近了,就要伸出手来摸那小剑。  
 
 
“小心!!”  
 
 
一声大喝,如同晴天里的霹雳,就那么炸响在凌峰耳边,凌峰一个趔趄向后坐倒在地上,耳朵里嗡嗡作响,一时几乎以为自己聋了。一道银色光华疾掠过凌峰耳边射向那紫色火焰包裹的小剑,“嘭”的一声巨响,被银光击中的紫焰蓦地腾烧起来,紫光大盛,周遭的树木、杂草遇到这紫焰立时化为灰烬。凌峰只觉得后领被人拎起,转眼间就腾云驾雾的被丢到了一边。  
 
 
呆坐在地上的凌峰这时候才有机会仔细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抛他出去的是一个白衣人,年纪不大,从外表来看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面目俊朗,英气逼人。凌峰呆呆的看着这个人,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忽然他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人穿的是中国古代类型的服装,长长的袍子几乎快要拖到地上。一个银色的盘子漂浮在他的左边肩头,扁圆形状,上面镶嵌着半颗碗大的珍珠。此刻他正一只手背负到身后、另一只手比着奇怪的手势,神色紧张的盯着空地中间的那笼罩紫色火焰的小剑,刚才的那道银光正绕着火焰疾飞,银光在昏黑的夜色下分外鲜明。  
 
 
远处传来一声声的长啸,这白衣男子也纵声长啸回应,很快一道道白光就破开层层的树木飞了过来,每一道白光后面都跟着一个白衣人,有男有女,转眼间十几个人就围了过来。他们肩头也都有象先前那白衣人一样有东西在漂浮,不过形状各异,而且尺寸明显小于最开始的那个人。凌峰虽然是唯物主义者,但是小说还是常常看的,他记得在小说里,这样的人有一个统称:剑仙!他现在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自己平时受到的教育是错误的,也许二者兼而有之。现在他心里既希望这是一场梦,又渴望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委实矛盾的很。他平日里看小说时总是怨恨自己没有那样的机遇,现在事情临到自己头上,却又胆怯起来。  
 
 
“白师兄,就是它吗?好像有些不对啊?”问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女子,她肩上的漂浮物很像一大大的水滴,里面也有一颗硕大的珠子。凌峰很奇怪为什么年纪大的反而叫年纪小的作师兄,在他以前所看的小说中,越是年纪大的辈分应该越高才对。  
 
 
被称为白师兄的正是开始的那个年轻人,此刻他也皱着眉头,大惑不解的道:“我也不清楚,按理说这千年的成形紫焰应该厉害的很,刚才我们十几人也只不过才勉强击退它,现在……”一边说,一边对着面前的紫焰中的小剑摇头,显然也是不得其中要领,“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弱,我一个人的力量都能压制的住它,难道我们刚才重创它了?”  
 
 
一边一个年纪较小的男子笑道:“白师兄,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有十几个人啊,我们就算单个的力量不大,但联合起来任它千年的修行也是白搭!何况,这又不是精怪,懂得奸滑狡计”  
 
 
那白师兄也释然,只觉得事情便是如此。众人一时间谈笑风生,开始讨论起怎么处理这东西来了。一边的凌峰仿佛透明的一样,众人的眼光在他身上打个转便移开了,没有人多看他一眼,这不禁让凌峰有些恼火。不过,他仔细的考虑了一下,一般小说中的角色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如果对方是恶人肯定杀人灭口,如果对方是善人肯定消除记忆。眼前的这些人看起来好像不是坏人(只不过是表面拉,一个个长的端端正正的,还是满顺眼的),凌峰有些忐忑的想:估计自己应该会被消除记忆吧?老天保佑,他们可千万别是外表正义、内心邪恶的人啊……  
 
 
当然,凌峰也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最好他们根本就不理睬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过,最好的情况就是他们看上了自己,一起带走……  
 
 
没人注意边上的这个凌峰在想什么。那白师兄综合了一些人的意见后,总结道:“我看就这样好了,大家先一起用飞剑来压制它,然后朱师妹,”他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道,“用你的法宝‘金钹’把它罩起来,然后我们一起护送回须弥山,请师尊看一下,说不定师尊能用它炼出什么法宝呢。到时候师尊一高兴,我们肯定统统都有好处!”  
 
 
众人登时兴奋起来,“咻咻”的声音响个不停,每个人都发出了自己的飞剑。凌峰在一边都看呆了:有些人的飞剑是从嘴里飞出来,有些人的是从身上飞出来,还有些人的是凭空幻化出来的。他们肩头的漂浮物也放出各色光芒,护住身体。满天的光芒飞舞,凌峰看的眼花缭乱。  
 
 
就在所有人的飞剑都环绕在那紫色火焰周围之后,火焰迅速的黯淡下来。凌峰正看的有趣,猛然间头脑一晕,他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完全动不了了……  
 
 
※※※  
 
 
一道淡淡的紫色光芒出现在凌峰的额头上,凌峰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现在就象是一个木偶,身体完全不归自己来控制。凌峰现在就象是一个旁观者一样,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运动,却不能说话。他的双手抬起,相互交叠,连续摆出来几个奇怪的手势,嘴里喝一声:“咄!”  
 
 
场中正被压制的紫焰“轰”的一声爆开来,将四周的所有飞剑统统弹开,一时间人仰马翻,众人皆狼狈不堪,不过他们肩上漂浮物所放出的光芒已经护住了身体,倒是没有人受伤。其中一个白衣女子刚从地上爬起,立刻发现了凌峰的异状,不由尖叫道:“是他!紫焰的元神逃到那个人身上了!”  
 
 
爬起来的众人复又围上,不过这次连凌峰也一起带了进去。白师兄苦恼至极:本来这成形的紫焰不是他们这些入门不久的修真者所能对付得了的东西(他本人倒是修真了很久,但是只他一个人也是没用),但今天刚好是它渡劫的日子,它大部分的力量都用来抗衡天力,所以大家一起动手偷袭重伤了它。没想到追踪到了这个地球后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差错,简直让他无计可施。本来那紫焰元神所凭依的小剑,只是一个半精神体的存在,顶多能发挥出其一小半的实力,现在凭依到人类身上,至少也能发出大半的力量了。想来想去,看样子如果不把压箱底的法宝拿出来,今天是别想全身而退了。  
 
 
想到这里,白师兄忍痛取出自己困敌的最强法宝:紫气天罗!这法宝拳头大小,好像紫色的渔网揉成一团,上面云蒸雾霭,变幻莫测。他这法宝专门用来困住敌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可大可小,妙用无穷,但是却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每次使用完毕必须用三昧真火连续煅烧三个月,很是麻烦,所以他轻易不愿使用。  
 
 
白师兄一取出这法宝,围着凌峰和那紫焰的众人一齐向后跃开,紫焰似乎也感觉到危险的气味,光芒大盛,左冲右突,却被大家的飞剑所阻。白师兄将手中法宝抛出,右手一指:“收!”紫气天罗顿时化作一片紫色的云彩,似缓实疾的罩了过去。  
 
 
紫焰陡地加速,化作一道紫色光芒遁出老远,却没想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它一直以为自己的元神还在那紫焰中的小剑上面,早忘了其实已经附在凌峰的身上。紫焰和小剑是离开了紫气天罗的范围,但还依附在凌峰身上的元神却被罩住了,凌峰身体活动不便,脚下一滑躺倒到地上。  
 
 
紫气天罗一上身,凌峰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听从自己的指挥了,而且,他很清楚的感觉到一个东西被压到身体里面潜伏起来,他知道那就是刚才众人所说的紫焰元神。紫气天罗化作一团缥缈绮荡的紫色雾气,将自己包了起来,发现身体能动,凌峰登时慌张起来:“……喂……喂……是我,是……我是那个……我不是那个……”他生怕这些人把自己当成那个什么紫焰元神给消灭掉了,心里急着解释,嘴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外面的白师兄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但是那紫焰元神可还是在他身上,放掉它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把它封在这个普通人的身上,在目前看来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修真的人一般情况下能不杀生尽量不杀生,否则会影响他们修真的层次,当然自卫和除害不在此限制。眼前的凌峰明显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如果刚才紫焰元神控制他的身体的时候大家把他杀掉可是说是“除害”,那现在他清醒过来再对他下手就是“杀生”了。  
 
 
白师兄叹了口气,道:“这位小兄弟,别害怕,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不过你要等我们把这些东西都解决了再说”他又看了一眼周围师弟师妹们围堵那紫焰的激烈战斗,接着安慰凌峰道:“而且你在我这紫气天罗中最是安全不过,放心好了”  
 
 
凌峰听他说的和善,话也真诚,倒是放下心来,于是开始仔细的观看天上众人的战斗。  
 
 
凌峰躺在一团氤氲的紫气中,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中盘旋交错的飞剑爆起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巨大的冲击力掀起阵阵气浪,扬起满天的尘沙,如果不是有这保护罩在防护自己,估计自己早就没命了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拮, 
           此物最相思。 
               ——纪念我的不了情 
 
  远远的,我看见了一座被称为哀愁城的地方,它囚禁着我的心。所有的人们都把感情藏在这里,然后便成了无心人 冷而冰。本来我是不会这样早地把它关着的,就是那回的重逢改变了心的宿命—— 
 
  在舞会上,我遇见了心仪多时的他,此时的他也是孤单一人,寻找着舞伴。我不语,喝着一杯水。慢慢地,他走近了,我心如鹿撞,却用水来镇定自己。 
 
  “小姐,你愿意做我的舞伴吗?”他温柔地问。 
   
  “好啊”我表面上轻快地回答,其实内心很矛盾,我不想因为这样而过早地失去自己的心。 
 
  “那就跳吧”他挽着我的手,然后再抱着我跳,“小姐,你很面熟。你很像我爱过的一个女孩” 
 
  “那你的心呢?”我试探着问。 
 
  “到它该到的地方了”他的脸表情冻结了,声音低沉。 
 
  “天啦,很恐怖!”我立即挣扎掉了,“对不起,我还有事!” 
 
  此时,我发现我的包落在了那里,我不敢去拿,因为我怕失去心——像我们这样的人一有了感情就会失去心的,再说了,他已经没有了心,他也有爱的人了。 
 
  “小姐,你的包!”他叫着,我此时已经逃离了。我不敢回头看,我知道我已经完全地要失去心了,毫无控制的,但我不想这样,我试图拖延。 
 
---------------------------------------------------------------------- 
 
下回再说吧,我的老爸要我下了……珠海高栏岛静静地飘过 
 
 以天空为背景 
 
 将心中的感叹 
  编成心中的舞蹈 
 
 于是 
 
 便在人们的注视中 
 
 开始了生命的幸福 

珠海高栏岛:梦想改造家报名条件【希望梦想温暖作文400字】

<p>【篇六:水上行走鞋】

珠海高栏岛

我在风雨中行走,聆听如梦的境界。春红谢幕的时节,我在风雨中行走。看到满地落红,想起唐朝刘长卿在《别严士元》中的诗句“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于是我体会到,看不见,听不到,不等于无所作为,那是一种淡然的处世之道。想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体会到一种不为人知的清寂。体会到了管他风絮满城,管他烟雨满楼,独自在烟雨风清中的自在。

珠海高栏岛:人要为别人着想作文500字_是别人做梦都想见的人

静静地飘过 
 
 以天空为背景 <br> 
 将心中的感叹  
 编成心中的舞蹈 
 
 于是 
 
 便在人们的注视中 
 
 开始了生命的幸福 

友情提示:{?域名}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霸道的小表妹作文500字]重生霸道嫡女在线阅读,我的路小品_我的路作文200字,一张真实的照片作文500字:非朋友最多显示十张照片什么意思,【小品《抄作业》作文300字】 小品《抄作业》视频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域名};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