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源深度17千米!

成昆铁路山体垮塌

糊盒机:土耳其西北部一机车脱轨

2019年12月03日 01:00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练出飞向天堂的翅膀。
  ——题记
  我从来不知道,震撼心灵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更不知道,震撼心灵后的我又会变得怎样;我还不知道,震撼我心灵的会是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
  那是一个沉闷的傍晚。天灰蒙蒙的,阴沉沉的,还刮着风。而我心中的天空正下着绵绵的雨丝,剪不断,理还乱……
  亲人的逝世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我无法去面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漫步在家乡的小路上,看到清澈的小河边有一丛绿油油的竹林,便放慢了脚步。
  忽然,我发现,在层层叠叠的叶子中,有一堆草在那儿,上面还有东西在动。我对那个东西有些好奇,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鸟窝,里面还有一只刚长满羽毛的拳头大的小鸟,鸟妈妈大概去捕食了,窝里只剩它一个,正在窝的边缘尽力地扑棱着翅膀,它想要飞翔。
  但是,过了好久,我发现这只鸟的翅膀张不开,一直弯在那里。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只小鸟的一只翅膀有点畸形。这时,它在梳理自己的另一只翅膀,它正在做飞的准备。但那无情的风吹着它,看它那细细的爪子,真是为它担心,它太小啦,尽管有层层竹叶为它挡着点风,但似乎无济于事。它这么弱小,肯定飞不起来,忙活一阵也是徒劳。我这么想着。
  风大了起来,开始有了点雨星,我真的很为它担心,担心它躲不过风雨打击,担心它会在这个傍晚失去弱小的生命。不过它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它一直在努力地梳理自己,让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终于,它下定了决心,张开翅膀飞了起来。但是,那根畸形的骨头还是妨碍了它,它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那只小鸟好像死了,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这只小鸟失败了。
  我躲在后面,仍在看着这只在风雨中的小鸟,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忽然,这只小鸟的翅膀动了一下——它坚强地活过来了!它吃力地扇动着翅膀,站了起来。这只小鸟再次梳理着自己的翅膀,它啾啾地叫了叫,好像是在哭诉,但更像在勉励自己,它在准备第二次起飞。
  它又一次下定了决心,向天空张开了翅膀,突然,“啾”的一声长鸣……它成功了!它灵敏地躲开了雨水的进攻,叶子的阻碍,在竹林上方低飞着。那一刻我不禁为之震撼,我望着这只坚强的小鸟在空中飞着,听着它悦耳的鸣声,真是为它感到高兴。
  这只小小的鸟儿震撼了我的心灵,我不得不佩服它的坚强和自信。它让我懂得要相信自己,不论遇到了什么困难都要勇敢面对。于是心中的天空一下放晴了。


  还在初二徘徊的时候,就想象初三会是什么样子。真的像哥哥、姐姐说的那么让人不安吗?还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站在初三的门槛上。在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我就跌跌撞撞向前跑去。成绩出来的那天,我看见好多人在看,我没有过去。朋友兴冲冲地告诉我:“你是第五名。”我淡然地笑了,初二就是第五名。第五是一个在我心中已经麻木的序数词了。
  坐在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我观察了班里的每一个人。第一名,一手托腮,若有所思;第十一名,张牙舞爪,埋怨自己的大意;二十一名,眼圈红红的,令人伤心;三十一名,冥思苦想怎么回家交代。四十一名、五十一名、六十一名,早已不见了踪影,大概是拉着朋友散心去了!
  在这个时刻氤氲着压抑气氛的地方,我们十分珍惜课间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不是用来学习,而是用来调整自己的心态。
  “干吗?我招你惹你了?”“你没惹我,我会冲你嚷嚷吗?”这是一个战争多发的时代,一点小事就会成为导火索。不是大家互不体谅,只是我们需要发泄,否则会憋死的。铃声准时响起,老师一秒不差准时出现在教室里。抑扬顿挫的声音,让我昏昏欲睡,昨晚作业太多,今天又打疲劳战。往周围一看,已经睡倒一片,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讲着,下面昏昏欲睡。开始,老师的声音还算温柔,后来就有些歇斯底里,再后来就是吼了。一节课就这样在跌宕起伏的声浪中度过了。
  每天就在家、食堂、教室三点之间穿梭。每周,最期盼的还是周五的下午,我们真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时候,最怕的就是老师冷不丁地提问。放学铃声一响,我们就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周末两天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上网、看电视、听歌,爸爸妈妈不在家的话,我们疯狂地玩耍,天昏地暗,颠倒黑白。睡觉睡到自然醒,被窝就是最好的领地。周日晚上,望着成堆的作业,又会责怪自己。在题海厮杀的时候,总会有妈妈端来的热牛奶,暖和暖和手,再继续。
  初三的日子就是这么周而复始循环着,没有太多惊喜,也没有太多悲伤。眼镜的厚度在增加,心理上压力在增大,身边的朋友在减少,父母的叮嘱在重复,QQ上的彩色头像在减少……
  总之,初三在进行……
糊盒机喜欢透过飒飒的风的感觉,就像是穿过我的血肉。 
  十六岁的孩子都是叛逆的,曾经的年少轻狂让我一咬牙打了四个耳洞,那幽蓝色的如绣花针般的玩意儿在阳光的折射下透出七彩的圈圈。 
  虽然,很夸张地欣然接受抽屉里那一封封喷着浓郁香水的信笺,和那一颗颗腥红的桃心,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女生像狗皮膏药般黏在身上。 
  墨黑的刘海顺着鼻尖成为一个弯曲的弧度,指尖轻轻一撇,脚踩着碎碎的沙粒。 
  “吭咔咔。”贝壳摩擦的声响,少女纤细的手指捏着两个形态各异的贝壳轻轻敲击,咸咸的海风掠起她飘逸的发丝。她贪婪地捧着一大堆七彩的贝壳小心翼翼地放进大大的兜里,用纽扣把它们封锁住,她弯起嘴唇,每踏一步裤兜里的贝壳就吭吭地响,还有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拨动了我的心弦,很可爱的女生呢,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她一番。 
  “那个女生,你过来一下!”少女转过头,她眼里的澄澈被我一一点清,如雨后清新的露水不带任何污垢。 
  “请问你是在叫我吗?”她用食指顿了顿胸口,又环视着四周,似乎很惧怕出糗。 
  我笑了。 
  她也讪讪地一笑,便向我走来,“啊那个,有事儿?” 
  我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个头盔,那是以前准备的,只有末染那个大小姐戴过它,真是可惜了。见她愣愣地杵在那里,我把头盔压在她头上,“小姐,带你去兜风好吗?”她弯起嘴角点了点头,唇边停留着一丝丝乖巧和甜美。 
  她会成为我的朋友。 
  “抱紧我哦。”我发动机车离开蔚蓝的海边,漾起纷纷扬扬的沙粒。她貌似是第一次跟着一个陌生少年飙车,抑住内心的恐慌捏紧衣角,她柔顺的长发拂过我的脸颊。 
  她叫柳歌妤,人很开朗活泼,很快就跟我熟识起来,其实她并不是初见时那种腼腆文静。 
  “嘿!若亚,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叫伊末染?”小妤眨眨闪烁的眼睛,我捏捏她的脸蛋。 
  “是又怎么样?不至于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未来的姐姐呀?”虽然我的眼睛里满是宠溺的说,但是呢,只是个腹黑男而已罢。 
  她拧了拧稍有褶皱的哆啦A梦的卫衣,涨红了脸。 
  “伊若亚,你很可恶耶。” 
  嗯,的确呢,长相似温柔似水其实胸腔里跳动的恶魔般的心,这才是我伊若亚呢~~ 
  “阿嚏——”我捂住嘴巴不然唾沫飞溅出去,吸了吸鼻子,有点感冒了,呵呵,那丫头肯定会嘲笑我恶有恶报吧? 
  “哼,看你还逞能,这么冷还在海边飙车,罪有应得!不过……还是去看看医生吧?”唇角掠起一抹邪笑。 
  “小妤我快死了,在我死之前,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吗?”她似乎相信了我的演技,点了点头。我凑过脸,嘴巴停在她凉凉的耳朵前,向左挪了挪,“MUA!” 
  “啊啊啊,可恶的伊若亚!!”她捂着左颊的印记嘟着嘴巴大惊小怪着。 
  那只是初识的仅此而已。

七绝 神鸦 
  高檐疏影月残西, 
  断壁枯桐院草萋。 
  风过中堂惊睡燕, 
  神鸦落满殿前堤。糊盒机一年又复一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竟然会留念你…… 
想起和你打闹的时光 
想起你捧着肚子笑话的时光 
想起我无耻的对你说着脏话 
想起你难过的抱着我,默默地流着泪 
想起你帮我买冰激凌的身影 
想起你给我抄的笔记 
想起你给我带来的小吃 
… 
我都还没有忘记,虽然我经常龇牙咧嘴的对着你无耻的说:“我长大以后再见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失败,不!是最大的痛苦!” 
让我们回到把时间转回到六年前。 
12岁的我,跟着父母来到了A县,开始了我的县城里的生活 
我是一个很腼腆的小女孩,来到新的环境有点不适应。父亲把我送进了AS小学就读,我很不情愿,我总觉得,似乎这个学校有一种东西让我害怕。当我进入这个小学两个学期之后我知道了,是热情和压力。 
注册的最后一天,父亲终于带我去注册了,我跟在父亲的身后不做声,咬着嘴唇看着身边这些很陌生的环境。 
父亲带着我来到了主任室,我从父亲的身后看见了里面的人,有两三的老师早谈话,样子看起来还不错,他们听见了响动,停住了谈话,看向了我和父亲。3秒钟后,其中一位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男老师说话了,“你们是来注册的?”边说边来到了办公桌前,父亲走了上去,递了一根烟给那位胖老师,那人摆摆手,看向我,我几乎看不见他的眼睛,那简直是两条小缝。 
“几岁了?” 
“12。” 
“读四年级?” 
“嗯。” 
“成绩不错,去四乙班,行不?” 
说出这句话时,我似乎看见了他在轻蔑的笑着。在讥讽着我。 
我咬了咬嘴唇,小声的说:“好。” 
他放下我的学习档案,起身走到我身边说:“我带你去那班。” 
我跟着他来到了二楼左边第一个教室,班上有人发现主任领了一个女生进来,都不读书了,都放下书,跟同桌窃窃私语的说话。 
“那个是新来的同学?” 
“好像是哦,看起来,没什么呀。” 
“不过,好像看起来很有才的样子。” 
“是呀是呀,看起来好可爱哦!” 
“就你那样,别丢人现眼了…” 
“你也不是吗?” 
“你…。” 
“可是你发现没,她的眼神看起来好迷茫。” 
“是有点…” 
班主任大喊一声:“都给我住口!” 
瞬间,班上安静了下来,学习委员愣了一下开始发音读书。 
“叫什么名字?” 
“夏伊蓝。” 
我看着眼前的这位老师,她低着头写着我的资料,看起来40多岁,背很直,很严肃的样子。我心里一直犯嘀咕,为什么这里的老师一个个都是这么严肃?好可怕哦。我会不会被吃掉?这个班好可怕,我会不会得忧郁症…。。一个个问题出现在我的大脑里,我快要崩溃掉了。 
“夏伊蓝同学,明天早上7:00准时到校。” 
班主任头也不抬的说,语气很平淡。我吓了一跳,断断续续的“嗯”了声。 
回家的路上,我看着路上的风景,觉得好累,觉得自己好倒霉。我真想有原子弹把地球炸个稀巴烂,让人类从此消失! 
明天是一个倒霉的日子 
是一个痛苦的日子 
是一个崩溃的日子 
我要在这个学校度过两年?!太疯狂了!!!! 
太疯狂了!!! 
我一定要逃走 
可是。 
往哪逃?

糊盒机:济南再现"虎啸龙潭"景观!


  浅海。 
  挽起了裤子,眼皮下,是深蓝色的浅海。浅浅的海洋,只没过脚跟,清清凉凉。多想永远依偎在这里,它散漫着曾经的韵光,梦的光点在这里一点一点的扩散开。 
  浅海的尽头在沙滩上退来退去,那沙滩有着湿湿的海印。海印周围,总有几颗贝壳在阳光的璀璨照耀下散发着一点光。又拿起了一颗贝壳,不知它让我回忆的,是美好,还是刺痛心田的一把厉剑。 
  似乎记忆天使让我沦陷一个人的世界里。大概也是这个地方吧。 
  浅浅的海慢悠悠地起起落落,那波浪,似无数个蓝色山丘。远方笛声不断,悠扬婉转。 
  我们,是一对认识了好久的朋友。赤裸着脚,在这浅海中眺望最远的地方。裤子折了好几叠,深蓝色的海,似美好的光景。软软且金黄的湿沙滩上,有着我们的脚印,脚底触碰到了一个东西时,便把它捡起来,放在怀里——那便是贝壳。 
  累了,走上岸边。我们坐在松软的沙土上,脚在海水中浸泡着。你的手按在后脑勺上,便躺在了沙滩上,望着蓝天,还有那千变的白云,配上你忧郁的眼神。我呢,仍是坐着,在那呆滞的目光里,透露着一丝哀伤。也不知我在想什么,只是心如乱麻般。 
  那场面是死寂无声,似乎没有一点生机吧。好久,我的目光还是朝着彼暗,无意间说了话。 
  ——嘿,你说海的那边,是不是一片生机呢。 
  ——哦?希望是吧。 
  我点了点头,抽动了一下嘴唇。 
  ——你说我们的友谊真的会永存吗?世上,真的会有永远吗? 
  ——不可能的。即使情谊再浓,有一天,我会忘了你;
同样,你也会忘了我。 
  一时间,我愣神了好久。不知过了多少秒,我“哦”了一句。我并不期待这样的答案,也许,我本来就不应该问这无聊的问题吧。哎,人的一生度过真艰难,我们也无法预测什么…… 
  然后,又是一片的沉默,能听见的,可能还有心跳和喘气声吧。 
  片刻,你起身沿途走向沙滩的令一尽头。越走越远,逆光中,远处的我看到你深邃的背影。然后,越是模糊,最后什么也看不清了…… 
  以后,似神话般,再也没见到你。 
  …… 
  我怎么也搞不清楚那个像噩梦般的结局。那个记忆的深处,我也抓不清楚了。因为,最后一次的与你碰面,曾多次与梦搅浑在一起。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现实。最后只是将它轻描淡写,甚是曲折。 
  而如今,我又再一次地来到这里的浅海。海风咸咸的。但它,在我脸上狠狠地括动着。在回忆的怅然里,我终究还是流下了强忍着的泪水。然后,永远的离开了这里的浅海……糊盒机
  “考试失败,很正常的事吗”,“胜负乃兵家常事”,“不要气馁,下次再来”……老师、家长平时安慰我们的这些话我都能背出来。可是如果你原本能够成功,但因为你准备不充分,结果失败了。你不觉得窝囊吗?
  马上要英语考试了,单词自然是首要的复习对象。这玩意儿复习最简单,花点时间读读记记呗。试卷上的单词拼写是我最容易拿分的题目。
  我翻开单词部分,正想复习,几个“哥们”突然来找我打乒乓球。我说:“哎呀,马上要考试了,收收心吧。”他们一个个打趣道:“得了吧,你还复习单词?谁不知道你默写经常得满分,偶尔一次落了个95分还愁眉苦脸的。”我一想,也是,这几天手也有点“痒”了,不如就去放松一下吧。
  好久没像那天打得这么尽兴了,出了一身臭汗回家后,我冲了个澡。在床上把英语书拖过来,把重点句型语法又过了一遍,就睡觉了。
  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单项选择、完形填空、阅读理解都做得挺顺利。我不由得暗喜:看来昨晚我没有白复习呀!
  接下来就是单词拼写。刚做第一条时,就好像磁带播放时卡带了一样。这“磁带”似乎有个特点,一旦开始卡了,就收不了场,一直卡下去,所以单词拼写我是从头“卡”到尾。我绞尽脑汁,左思右想,还剩两题没写出来。我擦了擦头上的汗,心里默默说道:“没关系,不过就两条,两分而已嘛!”
  回家后,我赶紧翻开英语书,“啊!怎么会这样?!”除了那两道题,另外还有三个单词也写错了。
  我一屁股倒在椅子上,心想:“这次完了,十条题目错了一半。”想到这,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惨痛的教训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是无奈;“东风乍起,万事皆空”,这才是无尽的悲哀啊!
  我真的忘不了那次失败。
  (指导老师:丁存良)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射入校园,照得中心广场的大理石闪闪发亮时,你会发现几个依稀的身影,怀揣着书,匆匆地走向教学楼。“新中”忙碌的一天就在这匆匆的步伐中开始了。
  这时的我或许已经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或许还在盥洗室里舞动牙刷,或许已经喝上了清晨的第一口豆浆,然后再以竞走般的速度赶往教室。此时还不到六点,离早读还有一段时间,但教室里已有不少同学。有的还在狂补着昨晚的作业,有的已经毫无顾忌地放声朗读了。而我却有另外一个选择——去教室后的小树林散步。在如此紧张的学习环境中,散步仿佛已经变得奢侈,而我却享受着这份奢侈。在调动全身的神经开始高度集中工作前,我想看看这穿透树林的第一缕阳光,听听鸟儿吟唱一天中的第一支歌,小草是否还挂着昨夜的露珠,然后发出“一天之计在于晨”的感慨。耳旁的读书声正逐渐高涨,打扫树林的同学也陆续到来,今天早晨的问候就在此结束了。
  在“新中”,大家最珍惜的就是时间了。这就像是一次赛跑,或许当你觉得自己赶在了时间的前头,想要停下来休息片刻时,你发现身边的同学正一个个埋头奋笔,你就会不自觉地把头低下。即便是在食堂长长的队伍中,也不难发现许多同学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张小纸片开始记起了英语单词。那是因为我们都坚信鲁迅先生的那句话: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想挤,总是会有的。
  经过一上午五个小时的奋战,大家早已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下课铃就如一剂强有力的兴奋剂,随着“噼里啪啦”的桌椅声,大家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冲向了同一个目标——食堂。在“乒乓”的碗盘声中,出现了几张“汤”足饭饱后的得意面孔。午饭后的十分钟应该是一天中最自由的十分钟了。“新中”是一个言论自由、兼容并包的广阔天地。在食堂前走廊的黑板上总是刷新着每天的校园新闻。有时某个同学因早操动作不规范而榜上有名,或是某个同学半夜起床洗澡而被堵截在浴室门口,还有某个同学的某篇作文在国家级某某刊物上发表,这些校园里的新鲜事都会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黑板上。这时候的走廊总是被堵得水泄不通,从食堂出来的同学陆续驻足停留,发表些看法。时而会发出声声尖叫(那准是什么好事),然后再陶醉一会儿;时而又有人愤愤不平,无奈之下,羞愧地离开。这应该就是校园舆论的力量了吧!
  别以为三点一线的生活平凡又枯燥,你若是有兴趣,“新中”有足够大的舞台任由你发挥。像越新文学社、春秋历史研究社、学通记者社、唯琴坊……这些一开始都是同学们自发组织的社团,如今已成为“新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果你有能力,千万别吝啬,这里充满公平竞争的机会,也许这就是成就你的第一个舞台。
  或许生活在“新中”,会觉得什么都不够用:时间不够用,精力不够用,能力不够用,聪明不够用……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总会听到这样那样的叹息,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复杂心情。而回到寝室,一切忧愁便在瞬间抛出脑外。在匆忙的洗漱之后,趴在阳台上,抬头看看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却很想迸发出一种坚强的力量。听到睡在上铺的老三抱怨起演讲比赛的失意,老四还在做物理测试来临前的“最后挣扎”,老六讲起了自己曾经的罗曼史,你会发现此刻大家的心情是多么平静与淡定,抛开了考试的烦恼、作业的负担、批评的阴影,让那一切变成永恒的历史。这时,突然听到对面男生引吭高歌:“给我一瓶矿泉水,让我彻夜不流泪。”听到如此悲伤的歌声,不知这位仁兄是测验未通过还是失恋后的惆怅。不料这边的女生也毫不逊色:“曾经有一个安静的夜晚放在我的面前,我却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能给一次机会让我说三个字,那就是:快闭嘴!”话音刚落,熄灯铃响起,紧张的一天就在这欢快的气氛中结束了。
  夜还是那样静,只有头顶上的大吊扇仍在不停地做圆周运动……
  (指导老师:何文魁)
糊盒机你是吗? 
夜晚, 
微微星光照亮我夜行的路。 
我想, 
天上会不会下来一个天使, 
送给我一些美好的东西。 
可是星空总是不说一句话, 
呆呆得看着我。 
童年是美好的, 
小时候,我会问妈妈, 
妈妈,星空是怎么样的?美吗? 
妈妈会告诉我,你自己看哪。 
我就呆呆得看着,好久,好久。 
星光, 
我相信你是点亮我人生的灯。 
星空, 
我一定会像你一样浩瀚! 
星空, 
璀璨的星空! 

糊盒机:双双被拘5日!

离月兴奋地拉着我的手,一边跑一边大叫:“快点快点!”西郊游乐园,好像我从没来过,于是我就问离月:“你去过吗?”离月没听懂:“什么?”“西郊游乐园呀!”离月恍然大悟:“没有,我只是听别人说过。姐姐,你呢?”我回答:“也没有我连听都没听说过呢!” 
  离月便向我做了个鬼脸,说:“姐姐没有我厉害哩!”我笑了,追着离月跑:“敢笑我,看我不打你!”在我们跑着跑着时,离月说:“到了!”我顺势看过去,哇!西郊游乐园好美哟! 
  这次,我抓着离月的手,说:“快走!”离月问我:“姐姐,我们先玩哪个?摩天轮好不好?”我说:“好呀!”我们俩就坐上了摩天轮,摩天轮转呀转,转到顶了,哇!离天好近呀,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摸到白云呢! 
  告别了摩天轮,我们又来到了过山车,一圈接着一圈,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有一位男士不停的叫,直到到终点了,那位男士还一直在叫,工作人员善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位男士便大叫起来:“鬼啊!” 
  这时,我和离月忍不住了,一块哈哈大笑起来,工作人员无奈的在尖叫声中说:“先生,到站了,您该下车了!”那位男士这才意识,便停住了尖叫! 
  离月小声的说:“姐姐,我们去鬼……鬼屋吧!”我说:“好呀!”“可是,我有点怕!姐姐,你保护我好不好?”我笑了笑,说:“姐姐保护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我们一块手拉手进了鬼屋,一路上,有许多只手来摸我们的肩,离月不停的叫。终于,走出了鬼屋。我们又玩了一些游戏,天渐渐晚了,我们又一块回家了。 
  今天,我十分开心,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开心,我们坐上大巴,车驶了回去,但是,没想到,在路上竟然发生了车祸! 
  车祸怎么办?请看下集!糊盒机喜欢透过飒飒的风的感觉,就像是穿过我的血肉。 
  十六岁的孩子都是叛逆的,曾经的年少轻狂让我一咬牙打了四个耳洞,那幽蓝色的如绣花针般的玩意儿在阳光的折射下透出七彩的圈圈。 
  虽然,很夸张地欣然接受抽屉里那一封封喷着浓郁香水的信笺,和那一颗颗腥红的桃心,每天都会有不同的女生像狗皮膏药般黏在身上。 
  墨黑的刘海顺着鼻尖成为一个弯曲的弧度,指尖轻轻一撇,脚踩着碎碎的沙粒。 
  “吭咔咔。”贝壳摩擦的声响,少女纤细的手指捏着两个形态各异的贝壳轻轻敲击,咸咸的海风掠起她飘逸的发丝。她贪婪地捧着一大堆七彩的贝壳小心翼翼地放进大大的兜里,用纽扣把它们封锁住,她弯起嘴唇,每踏一步裤兜里的贝壳就吭吭地响,还有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拨动了我的心弦,很可爱的女生呢,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她一番。 
  “那个女生,你过来一下!”少女转过头,她眼里的澄澈被我一一点清,如雨后清新的露水不带任何污垢。 
  “请问你是在叫我吗?”她用食指顿了顿胸口,又环视着四周,似乎很惧怕出糗。 
  我笑了。 
  她也讪讪地一笑,便向我走来,“啊那个,有事儿?” 
  我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个头盔,那是以前准备的,只有末染那个大小姐戴过它,真是可惜了。见她愣愣地杵在那里,我把头盔压在她头上,“小姐,带你去兜风好吗?”她弯起嘴角点了点头,唇边停留着一丝丝乖巧和甜美。 
  她会成为我的朋友。 
  “抱紧我哦。”我发动机车离开蔚蓝的海边,漾起纷纷扬扬的沙粒。她貌似是第一次跟着一个陌生少年飙车,抑住内心的恐慌捏紧衣角,她柔顺的长发拂过我的脸颊。 
  她叫柳歌妤,人很开朗活泼,很快就跟我熟识起来,其实她并不是初见时那种腼腆文静。 
  “嘿!若亚,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叫伊末染?”小妤眨眨闪烁的眼睛,我捏捏她的脸蛋。 
  “是又怎么样?不至于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未来的姐姐呀?”虽然我的眼睛里满是宠溺的说,但是呢,只是个腹黑男而已罢。 
  她拧了拧稍有褶皱的哆啦A梦的卫衣,涨红了脸。 
  “伊若亚,你很可恶耶。” 
  嗯,的确呢,长相似温柔似水其实胸腔里跳动的恶魔般的心,这才是我伊若亚呢~~ 
  “阿嚏——”我捂住嘴巴不然唾沫飞溅出去,吸了吸鼻子,有点感冒了,呵呵,那丫头肯定会嘲笑我恶有恶报吧? 
  “哼,看你还逞能,这么冷还在海边飙车,罪有应得!不过……还是去看看医生吧?”唇角掠起一抹邪笑。 
  “小妤我快死了,在我死之前,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吗?”她似乎相信了我的演技,点了点头。我凑过脸,嘴巴停在她凉凉的耳朵前,向左挪了挪,“MUA!” 
  “啊啊啊,可恶的伊若亚!!”她捂着左颊的印记嘟着嘴巴大惊小怪着。 
  那只是初识的仅此而已。

糊盒机:四川甘洛暴雨

我要为你画出美丽的画卷... 
彩色的画笔... 
彩色的画卷... 
站在原地... 
看着你... 
把你描绘... 
冬天的雪... 
秋天的叶... 
夏天的浪... 
春天的花... 
背景与你相接... 
色彩与你相吻... 
默默的你, 
璁苁的离去... 
阳光照耀你... 
我们站在交叉的路口... 
我默默的看着你... 
描绘着你... 
但可不生动形象地描绘... 
却...必须用心的描绘.... 
你在天使降临的地方... 
我站在幸运降临的地方... 
在那个交叉的地点... 
我们又相面见... 
我还是默默的跟着你... 
直到你离开...离开...... 
 
我... 
还是默默的描绘你.... 
我是你手上的画笔,我要为你画出美丽的画卷....

友情提示:中国{?域名}中国茶叶网站郑州中原茶城网九茗茶品牌网中国茶叶品牌排行国内专业的酒茶叶知识茶业展会新闻资讯信息网站平台,为广大酒茶叶爱好者免费提供最新酒茶知识及饮用方法,酒茶叶供求,酒茶文化,茶具茶艺茶道知识,茶叶批发加盟等。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